Mctrain's Blog

What I learned in IT, as well as thought about life

ChinaSys小记(2013.5)

| Comments

猛然发现好久没有写博客了,一阵罪恶感袭来,都有点不知道这段日子时间都是怎么过去的了,之前赶CCS失败告终,然后一阵混沌,又去北京参加ChinaSys,和实验室去常州春游,回来继续做我们的project…甚至连课都好久没去上了,以至于这周是单周还是双周都不知道了,今天的专业英语做presentation也错过了(不过还好有靠谱的队友,不然就悲剧了)。

今天去游泳的路上乃正问我最近有没有学到什么好玩的东西,我脱口而出:最近什么东西都没学。。。现在回头想想真的是这样的,最近好像都没有什么能让我记得住的输入,也没有太多很好的输出,整个人就是一种僵硬的状态,感觉很不好。

不过最近有在看一本李笑来的《把时间当做朋友》,觉得里面作者的好多观点都挺有趣的,之前在看Solidot的时候也猛然发现李笑来是当前中国比特币收藏最多的人(10万比特币,约1%的比特币总量),果然是个不寻常的人啊!


好吧,还是尽快进入主题吧,上周四到周六去了一趟北京,参加了第四届ChinaSys,和去年10月在武汉参加的第三届ChinaSys相比,这次由于是在北京,清华、北大、中科院计算所、微软亚研的人去的非常之多,人数达到了空前的上百人之多,而且感觉和上次相比自己这次的收获也会大一些,不过遗憾的是之前认识的几个好友这次由于在赶paper都没去。

下面就以流水账的形式记录下自己能记住的一些东西,以及自己的感受吧。

2013.5.16 周四 中关村

晚上到达北京燕山大酒店,23点小杜杜还专门骑车从清华跑来看我,抱了一个大西瓜,聊了1个来小时,感觉大家都不容易啊,也感觉很温馨!

2013.5.17 周五 静之湖

上午去中科院计算所坐车去了北六环的静之湖,吃了个午饭,和清华和华科的几个博士聊了会儿天,就开始了下午的talk。

  • 第一个Keynote是由AMD的谢源教授来讲,他主要从能源、Hyperscale computing等角度来分析了下当前以及未来的系统设计在体系结构等方面的发展方向,由于我在这个方向不是很熟悉,所以听得也比较模糊。
  • 计算所的刘磊博士介绍了他们在去年PACT’12做的Memory bank partition之后又在进行的一些研究工作,即将bank partition和cache partition进行结合,还蛮有意思的。
  • Intel的段建刚工程师这次也来这里介绍了下他自己以及他们团队做的一些事,他们主要是在Intel里面做开源项目的,介绍了下他们一些感兴趣的方向。
  • 北大的陈琪博士介绍了他们的一个云服务平台自动管理的架构,运用了一些比如color set之类的技术,我也没有听的很认真。
  • 这个session我最有印象的是计算所的另一个工作,叫做Distributed Deadline propagation:他们做的叫做“分布式实时约束传播方法”,打个比方就是将北京的公交系统和纽约的进行比较,在北京,如果一辆车遇到一个红灯,它在之后的路口也会有很大的概率遇到红灯,而在纽约则不是这样的,它们运用了信息共享的技术,使得一辆车不会在多个路口同时碰到红灯,保证了一定的公平性。它将这个原理运用到分布式系统的数据流中,并加入了一个deadline参数,使得其在数据的流动过程中进行传递,提高了数据节点内单个节点的性能波动容忍范围,里面还要进行精确时间控制,主要的做法就是提高或者降低数据的优先级。

晚上在微软亚研的赞助下吃了一顿自助餐,认识了三个国防科大的博士。

2013.5.18 周六 静之湖

上午的session是两个keynote,一个是Baidu的林仕鼎工程师的talk,他演讲的主题叫做“Application-Driven Datacenter Computing”,介绍了他们家在做的面向应用的架构,以及整个搜索引擎的整个流程框架,同时,他还给出了一些蛮有趣的数据,比如在百度,一个做transaction的机器:

数据总量(100~1000PB)
数据处理量(10-100PB/天)
网页(千亿-万亿)
索引(百亿-千亿)
更新量(十亿-百亿/天)
请求(十亿-百亿/天)
日志(100TB-1PB/天)

第三个keynote是计算所的徐志伟教授给的,题目很有趣,叫做“昆虫纲悖论”,他主要提出一个在他看来未来这个领域的发展方向:人端市场像哺乳动物纲,物端市场像昆虫纲。也就是说他认为未来物端(相比于面对人的服务,物端是指那些面对物的电子设备,比如一些传感器之类的)是一个无法估量的大市场,需要开发出足够合适的系统来支持。那天午餐我正好也和徐教授坐在一桌,我当时问他到底他指的物端是指什么,他的回答是:其实我也不清楚,需要你们自己去发现和定义。。。

午餐还和包云冈老师一起聊了会儿天,从去年ChinaSys开始就一直觉得包老师是一个很儒雅的学者,感觉和他说话什么的也非常舒服,另外之前和他的学生聊天,也说他非常的nice,真的蛮喜欢他的。

下午的三个Session,第一个是security and reliability:

  • 第一个是微软亚研的郭振宇,它的talk题目很吸引人,叫做“Failure recovery: when the cure is worse than the disease”,介绍的是他们实际遇到的问题,即发现很多时候一些failure recovery的程序反而会使得更大的系统down掉。
  • 之后是海波介绍我们的Redroid,这里就不详说了。

之后的两个session是power和multicore,现在还记得的只剩两个talk了:

  • 一个是计算所鄢贵海老师的SmartCap,即通过一系列属性得出Android应用的最高频率,并在Android自带的onDemand算法中限制应用所能得到的最高频率。
  • 还有一个是北京理工大学的计卫星老师的关于Ruby并行化中对race detection的研究,主要思想是并行任务在运行过程中locally处理读与写,并在聚合的时候检查之前是否存在冲突。

然后就坐车回计算所,然后去北京南站坐动车回上海了。。。


总的来说,ChinaSys就是中国那些系统方向的大佬们的一次聚会,以及让我们这些不同学校的小博士们进行一些学术交流,或者互相吐吐槽,多认识些人,了解下大家都在做些什么东西。两天的ChinaSys之行还是蛮有趣的,虽然一直在听talk有些疲惫,加上溃疡吃东西也不是很舒服,但是还是很值得的。


到上海之后两天就和实验室一起去常州南山和天目湖春游了,爬了两天的山,脚好酸,感觉自己太弱了!最后放一张图作为结束吧(感觉这张照片的构图很不错,最后那个摆出V字形的就是弱弱的我啦啦啦)

IPADS Imag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