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train's Blog

What I learned in IT, as well as thought about life

我的2016

| Comments

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由于晚婚假的取消,我和小呆临时决定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去吧结婚证给领了,于是乎,以后的每一年,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就可以和跨年一起过了。然而,这也意味着,以后的每一年,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就只有我一个人过了,因为每年的最后一天,银行工作人员都在加班!!!

然后,我就一个人在家,默默地打开笔记本,开始写“我的2016”。

就像在我的2015中提到的,2016年可以说算是我人生非常重要的一年吧,拍婚纱照,度蜜月,结婚,以及找工作,一生中几件比较重要的大事都在一年内办掉了,而且总体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当然,也不可避免地留下了些许遗憾,有得有失才是一个正常的人生嘛。现在站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回想下以前已经发生的那些,思考下以后需要努力的方向,然后就这样静静地跨过2016,迎接2017。

按照老传统,流水账的方式,记录一年的时间我都花在哪里了,以及做了哪些事。

  • 1月,回厦门参加了小明的婚礼(当一个打酱油的摄影师);在实验室主要在考虑如何用IPT来做CFI(属于思考idea阶段);然后就是实验室年会和回家过年啦。
  • 2月,生活上,在家过年,商量结婚事宜,各种聚餐,婚检,订婚纱,然后开了家卖茶叶的网店;工作上,一边在想把secage投期刊,一边继续想IPT的idea。
  • 3月,生活上,上海定向报名,请“喂啊二提姆”成员到家里吃饭,申请了学校的北斗租车,参加婚博会,确定了婚纱照,申请大通证和G签;工作上,写了一篇虚拟化隔离的专利,写了一份SeCage的软件著作权,然后IPT依然在尝试中。
  • 4月,生活上,申请唐奖游学和采访稿件撰写,试婚纱,参加上海城市定向,申请入台证,参加绿洲音乐节;工作上,撰写《基于硬件事务内存的安全增强机制综述》,替海波上了一节研究生的课,然后IPT确定方向,项目取名FlowGuard。
  • 5月,生活上,参加猫展,拍婚纱照,实验室春游;工作上,FlowGuard实现,CCS投稿,撰写FlowGuard专利,华为项目提交,负责TWW本科毕设。
  • 6月,主要时间花在台湾蜜月行,然后阅读了Intel CET文档,制作了自己的中英文简历,帮忙华为搭建FlowGuard系统。
  • 7月,CCS rebuttal(但是最后被拒了),参加和中国移动合作项目的北京验收答辩,直研上机考试模考和监考,找工作(主要参加了华为面试),HPCA投稿,百度奖学金申请(最后也失败了)。
  • 8月,十天的时间参加了迪拜游学,航空延误险索赔,美国签证申请,购买ps4,组装台式机,购买结婚服装和对戒,婚礼视频制作,以及投稿网络与信息安全学报云安全专刊。
  • 9月,婚礼请帖制作,婚礼邀请,HPC-china和asplos审稿,HPCA rebuttal,OSDI学校批件申请+借款。
  • 10月,举办婚礼,网络与信息安全学报修改, 新尚海视频制作,OSDI OS 1 session整理,准备新尚海面试事宜,Secure-Arch related work整理,完成博士中期报告,软件学院10周年展板制作,撰写Rowhammer相关专利,TPDS审稿,协助组织新尚海迎新,确定如何利用SEV实现nested xen,以及最后填写了华为卖身契。
  • 11月,OSDI开会,实验室秋游,参观华为,负责OSDI报销事宜,在Chinasys上做报告,EuroSys审稿。
  • 12月,申请博士优秀论文奖学金,负责编写OSDI集体见闻,S&P审稿,HPCA final version,HPCA注册+学校申请,撰写xvisor专利,debug xenvisor。

总结一下吧,我觉得自己这一年还是有蛮大的收获的。

首先,搞定了生活中的几件大事,拍婚纱照,度蜜月,结婚。整个婚礼办下来,虽然我们平时不在龙岩,但是其实很多事情还是我们自己和各方进行协调,我觉得自己还是蛮用心去对待这件人生大事的。我希望能给我们留下一份珍贵的回忆,所以包括整个流程的设计,视频的制作,以及婚礼四大金刚的选择,我们都很用心地去做。所以最后的效果也很不错。真的非常感谢所有亲人的用心和辛苦,还有实验室四位老师的光临。说实话,办婚礼真的是一件非常劳神伤财的事,所以一定要好好珍惜我们的另一半,用心地去维护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

marriage 1

marriage 2

marriage 3

其次,我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其实找工作这件事比我原来想象的顺利很多,我本来有点考虑去读个博后然后留在实验室走学术道路的,所以基本都没有怎么投简历。也许是机缘巧合吧,这之中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反正最后把自己卖给华为了,而且心里面也很感激一路过来,包括华为的各位前辈,以及实验室的老师们对我的理解和信任。同时我也很庆幸自己虽然暂时要离开学术界,却还可以和海波,以及那么多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工作。我想象着几年后周围一起奋斗的依然是曾经的战友,我希望并相信能如此。

第三,FlowGuard投中了HPCA,虽然在投稿这个过程中很不幸也很不爽被CCS给拒了,最后没能去成维也纳,而且发现好多人都在这个领域里面做这件事情,抢着第一个把论文发出来。但是最后结果还是挺好的,感觉HPCA确实是我们的幸运会,总是能给我惊喜。感觉在做这个项目的过程中,自己最骄傲的事在于对相关工作的整理,基本上把这个领域的整个历史都翻了一遍,所以能够很清晰地看到其中的问题,以及把握最关键的部分,最后写起论文来也比较得心应手。明年过完年就要飞到美帝开会了,还好一年签还没过期,可以想办法再去浪一把。

第四,很庆幸自己参加了8月份唐奖迪拜和塞舌尔的游学,并且得到了唐立新先生的关心和肯定,还在游泳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拿到一部最新的iphone 7,甚至连生日也由一起去的小伙伴一起过了。我真的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能和那么多来自各个领域的优秀的人成为朋友,还能得到他们的肯定,这件事本身就让我对自己又充满了信心。感觉在自己面前又打开了一扇门,可以站在一个不一样的而且更高的平台来看待自己,将自己延展出去,结识更多的朋友,把握更多的机会。我是真心充满感恩的,也希望自己一定不要辜负别人的期望。

Tang 1

Tang 2

Tang 3

然后是例行的数据统计:

我的2016 - 电影篇

2016-movie

我的2016 - 运动篇:

2016-sport


最后,想写下自己最近的一些感想吧。

其实自己最近不是很开心,或者换句话说,挺伤感的。但是也不能很清晰地说出为什么,想来想去,应该主要有两件事:第一,我一个最要好的朋友很可能明年要离开上海了;第二,有个bug一直de不出来。

关于第一件事,虽然我很理解他,也很高兴他找到了更加适合他的城市,以及在那个城市中未来的生活和工作,但是我心里面就是挺伤心的。曾经我一直幻想着,几个最铁的朋友能在一个城市里生活,有空了大家就一起聚聚,有开心的事就一起分享庆祝,最好还能住在同个小区,感觉这样子生活起来会很舒服。然而现实总是离想象太遥远,太多我们不可控的因素,太多我们个人无法承担的压力和责任,以及太多我们需要去妥协和放弃的东西。其实不管怎么说,虽然已经在上海待了超过八年了,然而这座城市对于我们来说依然还只是客乡,我们需要付出比别人多的多的努力去奋斗,去尽力地向上爬,直到到了某个阶段,我们的后辈才能和别人享受一样的资源,站在相同的起跑线上。这一直都是一个很伤感的话题,在这里我也不想太多地去讨论什么,毕竟跨年是一件本应该高兴的事。其实我就是希望,经过几年抑或几十年的努力,在不就的将来,我们能够过上自己期望中的生活,不用再为身外之物烦恼。其实我很理解,每个阶层的人都有每个阶层特有的烦恼,而一个人,是永远不会满足当下的,总会想着向上爬,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更清楚地看到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而这个,在我心里,一直就是人活着的最大的意义。

关于第二件事,debug让我有些疲惫。我一直在对外宣称,我的专业做的是比较底层的东西,但是真的到了底层,在需要实现一个新的系统的时候,我发现整个系统的复杂性让我有点发虚。最近我一直在看Intel文档,这是一个告诉你硬件是怎么实现的,以及软件应该如何处理所有的硬件事件的文档。但是在debug的过程中,我却发现很多时候整个系统的运行和我想象的和看到的都不一样,经常会发生一些我无法解释的现象,而我对于它,已然无可奈何。有的时候换个角度,或者绕开某些部分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但是对于无法解释的现象,依然是无法理解,对于原来存在的问题,已然没有解决。这种情况会让我很恼火,但是却无能为力,纵然全身疲惫,依然理不出一丝头绪。我想象着或许以后的很多年内,我很可能经常会处于这样的状态,心里就会有那么些许惧怕。其实这种事情别人很难理解你,就算理解了,也帮不了什么忙,一切最后还得靠自己。所以我知道自己能坚持下去,因为本质上,我还是挺享受这种被bug虐待的过程的。我记得很早之前乃正和我说过,debug就像侦破案件,读了8年计算机,我深有体会,特别是de这种底层系统的bug,需要从各种蛛丝马迹中去追寻整个事件的真相,而这些蛛丝马迹通常隐藏在事件本质的背后,需要我们自己创造可能的条件去发现它们,直到解决它们。今年我正好也热衷于侦探小说,但是或许我经验还是不够,只能说,继续锻炼吧。


发了两顿牢骚,也写了些或许看不懂的东西,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感觉幸福的。每个人都是不断地在幸福感与失落感之间徘徊,我想,只要大部分时候感觉是幸福的,人生就是幸福的吧。

再见,2016!你好,2017!

Comments